位置: 万博体育manbetx网址 新万博manbetx官网 在韩中国“黑工”生存状况:只想多挣些钱后回国

在韩中国“黑工”生存状况:只想多挣些钱后回国

author:幸逝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9-06-17

          在韩国中国黑工调查:睁眼干活 闭眼睡觉 

 
辽宁警方在黄海海域破获一起企图偷渡韩国的案件,60人落网。(资料图)
 

 新西兰中华新闻网消息 10月17日,到韩国济州岛旅游的44名中国游客擅自脱团,有报道称脱团游客打算在韩国从事非法劳务工作。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21日表示,中方愿与有关国家密切配合,妥善处理非法移民问题。由此,在韩的中国非法劳务者再度引起了人们关注,本报特约记者昨日在韩国首尔实地采访数名“黑工”,详细地了解他们的生存状况。

  据记者了解,在韩国的中国非法劳务者一般都称自己为“黑工”。在韩国,中国“黑工”基本都以体力劳动为主。这些“黑工”主要在建筑工地、各种工厂、快递公司和饭店工作。其中建筑工地主要是以从事房屋建筑、室内装修为主;工厂则有汽车配件、化妆品、各类电子产品生产厂、食品加工厂等,每种工厂工作时间不同,工资标准也各不相同;在快递公司工作主要是进行装卸货物和货物分流的工作,这是所有工作中较为辛苦而且工资较低的一种;而饭店工作主要是清洗餐具、服务员或后厨打杂等。

  王某(男,32岁):来自吉林,在建筑工地干体力活

  建筑工每月能挣人民币万元

  记者首先找到是在建筑工地的王某。据他介绍,他2004年从老家吉林来到韩国,当时家中经济情况并不富裕,妻子怀孕3个月,听说出国工作可以赚钱的他,为了维持家中生计,便义无反顾地踏上了韩国这片陌生的土地。出国的钱也是亲戚朋友共同凑的,为此他还背上不少的债务。“女儿出生时我真的很想回家,”他说,“但想到女儿嗷嗷待哺,妻子也没有收入,为了给女儿赚奶粉钱和偿还债务,我还是选择留在韩国继续工作。”

  由于语言不通且赚钱心切,简单的体力劳动成为了王某必然的选择。由老乡推荐,王某来到建筑工地成了一名工人。刚开始他对于自己的工作很不适应,每天早上4点半起床,连续进行8个小时的重体力劳动,有时为了多赚钱,他还要加班。

  “每天最盼望的是下雨或下雪,因为那样就可以不用工作休息一天。”他还说,“我们就是韩国的‘农民工’,但工资是有保障的,很少发生拖欠状况。”这样工作一个月下来,能够挣到约240万元韩元(约合人民币 1.4万元)。由于工地向每个工人提供基本的食宿,所以每个月的工资他除了极少一部分日常花销之外其余全部通过中国食品店的老板娘寄回家中。

  现在王某的女儿已经5岁了,而他却还没有抱过女儿一下,说到这里,他的脸上难掩遗憾:“现在我最想做的就是多赚些钱然后早点回国和家人团聚。”

  张某(男,33岁):来自吉林,在建筑工地工作

  合法身份也成了“黑工”

  和王某比起来,另一位在建筑工地工作的张某经历了更多的波折。据记者了解,张某来自吉林延边,身为朝鲜族的他在语言方面并没有很大障碍。四年前经过考试拿到了就业许可证,以合法的身份来到了韩国。“当时的公司待遇不好,所以渐渐不愿意再在那里继续工作,工作态度也越来越不好。老板想辞退我并让我回国。为了能继续在韩国谋生,我什么都没有带,就仓促出来,成了黑工。后经过朋友介绍来到了这个建筑工地工作。”

  谈到自己将来的打算,他说:“我的两个女儿还在国内上学,为了赚钱我会继续留在韩国。”

  郑某(男,24岁):来自福建,在汽车配件厂工作

  只想多挣些钱后好回国

  工厂在韩国分布甚广,首尔及京畿道地区、大田、大邱等地都散布着各种工厂。这些工厂一般从事汽车配件生产和电子产品组装等。

  记者先找到的是在京畿道安山的一家汽车配件厂工作的郑某。郑某是福建人,3年前以留学生的身份通过留学中介来到韩国。经了解,一般来韩国留学的中介费在4万到7万人民币不等,可郑某却花了十几万中介费来韩国。对此他解释说:“福建地区的签证通过率很低,要想出来就需要花更多的钱。不过来到韩国一年左右大概就能把这些费用赚回来。” 据他讲,初到韩国,一句韩语都不会的他仅在某大学的语言研修班呆了十几天,就逃出来成为了一名“黑工”。

  最初因为语言不通,找工作相当困难,就算找到一份工作也做不了几天。后来郑某经过朋友介绍来到了现在的汽车配件工厂,到现在已两年多了。他说:“我来韩国就是为了赚钱。当初就想找到一份长期且安全有保障的工作。刚刚成为‘黑工’的时候,因为心虚,所以走在大街上都会害怕被人抓走,而现在已经习惯了。”他还说,“来到这个工厂后因为语言不通吃了不少苦头。有时会因为听不懂韩国人在说什么而挨骂。”当记者问他现在的韩语水平如何时,他回答说:“现在基本的会话能说一些,工厂内工作也不需要太多语言上的交流,遇到不会说的,靠比划也都能理解了。”

  郑某说:“工厂实行两班制,白班和夜班,每班12小时,每星期倒班一次。每月大概能有17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万元)左右的收入。”由于工厂只提供三餐,所以郑某现在和朋友在安山合租一间房。每个月的水电费、房租和日常消费大概需要30余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000元),其余的钱全部寄回家中。说到以后的计划,他说:“现在只想在韩国多挣些钱然后回国。”

  周某(女,21岁):来自河南,在手机组装厂工作

  为挣钱坚持上语言班

  记者还采访到了一名在电子配件厂工作的女性“黑工”周某,她来自河南,高中毕业后以留学生的身份来到韩国,在某大学语言研修班学习了一年后,便成了一名“黑工”。“我来韩国的目的是为了挣钱。但作为一名女性,为了自身安全和以后工作着想,我没有立刻脱离语言班,而是在那里学习了一年。”

  记者了解到,周某最初是在京畿道一家口罩厂工作,每个月有140万韩元左右(约合人民币8200元)的收入。目前在安山的一家手机组装厂工作,她说:“手机组装厂一般只招收女工,一起干活的也基本都是中国人。女工一般都会选择手机组装厂或者化妆品生产厂,像其他那些重体力劳动我们做不来的。”

  李某(男,25岁):来自河南,在某饭店工作

  “睁眼刷碗,闭眼睡觉”

  也有相当一部分“黑工”在快递公司和饭店工作。据记者了解,在快递公司主要的任务是装卸货物、货物分流,在饭店则主要清洗餐具、打杂,属于纯体力劳动而且很少需要语言交流。在快递公司干活,一般每日晚8点左右开始上班,工作时间12小时,每天工资5.5万韩元左右(约合人民币324元)且当日清算。所以对于很多初到韩国没有固定工作的非法劳工来说快递公司成了最好的选择。但这种工作劳动强度过大,而且要昼夜颠倒,长期工作会对身体健康有很大影响。

  记者找到了在某饭店工作的李某,他来自河南,以留学生身份来到韩国,在语言研修班学习三个月后成为了一名“黑工”。他最初的工作就是在后厨刷碗,他用“睁眼刷碗,闭眼睡觉”来形容当时的生活。这样工作一个月,李某大概能够拿到150万韩元(约和人民币8800元)的工资。“来韩国已经三年了,现在我在后厨负责切菜的工作,偶尔还能向厨师们学习如何炒菜。我希望以后能成为一名厨师,这样就能赚到更多的钱。”

  刘某(男,23岁):来自山东,“学生打工族”

  白天上课,夜里挣学费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除了“黑工”外,一些具有合法身份的留学生也会在平时或假期去各个地方打工,他们就是所谓的“学生打工族”。

  来自山东泰安的刘某,2008年年底来到韩国,语言研修班毕业后现在已正式进入大学学习。为了不给家里增加经济上的负担,来到韩国以来他一直靠自己打工赚来的钱支付学费和生活费。

  刘某现在在京畿道一家汽车配件厂工作,由于白天需要上课,所以每天只能去上夜班。他说:“来韩国快两年了,为了赚足够的学费,即使是春节也没有回家。但我为自己能够自食其力而感到知足。”

  记者还了解到,像刘某这样的“学生打工族”并不在少数。据他介绍,他身边的同学或朋友基本都和他一样,虽然具有合法的留学生身份,但仍然会为了生计从事一些非法的劳务活动。例如在烤肉店及便利店当服务员等,不过这样的打工大部分是短期的。

  “黑工”为何能在韩国“呆”得住?

  据韩联社报道,根据韩国出入境管理局发布的数字,截至2010年6月底,在韩国非法滞留人员为17.4万人,其中中国人为8.0474万人,占非法滞留者总数的46.2%,之后是越南、泰国、蒙古和菲律宾。非法务工人员一旦被警方查到,可处以最高3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7.7万元)的罚款,并被遣返,雇佣非法入境劳工的雇主也将被处以更高数额罚款。

  既然韩国对非法务工人员的检查和处罚如此严格,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愿意铤而走险呢?对此,被采访的“黑工”纷纷表示,其实法务部的检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格。只要没有人举报,法务部很少到工厂或工地直接搜查。有许多人在这里工作了五六年也没有被查到。

  另外,之所以有这样多的中国人通过各种途径来韩国务工,也和韩国的劳动力相对不足有很大关系。据介绍,许多韩国人不愿从事纯体力劳动,这自然给非法劳务人员提供了工作的机会。

  据记者了解,在韩国的中国非法劳务人员大多来自于东北地区、山东省、河南省和福建省,其中东北地区和山东省居多数。这些非法劳务人员一般通过留学、旅游或务工等合法途径来到韩国,之后才成为了非法劳工。他们大多是迫于家庭的经济情况才来到韩国务工,虽然在韩国做的都是体力劳动,但据他们讲,比起去国内大城市打工,来韩国可以赚到更多的钱。而每当记者问起将来的计划,他们无一例外地回答是想要多赚些钱早日回国。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栏目导航